洛陽茄子视频直播app官网環保科技有限公司

联 系 人:候总

电     话:17719222712

+86-0379-80882469




探尋中國垃圾處理之道
返回首頁  〉行業新聞  〉探尋中國垃圾處理之道

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環保科普沙龍:

垃圾該焚燒還是填埋?垃圾分類難在何處?這是業界和民衆爭論不斷的問題。9月14日,中國環境科學學會在北京園博園舉辦《生活垃圾處理與資源化利用科普活動啓動儀式暨環保科普沙龍》,邀請科研院所和垃圾處理第一線的專家,介紹有關科學知識與前沿觀點。

探尋中國垃圾處理之道

我國垃圾回收率接近發達國家

◎陈涛 (中国光大国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)

關于垃圾焚燒,很多人的觀點是“我不反對燒,我是反對不分類地燒”。大家可能有一點沒注意到,我國每年垃圾的運量約爲1.5億噸,但我們在講這個量時,沒去考慮廢舊物資綜合利用的回收量。實際上,我國從垃圾裏面回收的資源應該接近50%,你看很多的發達國家,也大概是在50%的水平,而垃圾分類做得最好的日本只有20%。

即使這樣,公衆進到垃圾焚燒廠還是會看到垃圾分類不清楚,但是再仔細看就會發現,裏面可以利用的真不多。就像農民挖完花生一樣,你去再挖一遍還有點,接著再挖一遍也還有一小點,這是不可能完全分類幹淨的。

就說分類,目前分類完了以後,不是說把垃圾扔對了就完了,而是要把接下來的體系都建立好,包括怎麽運輸,怎麽回收,怎麽處理等等。這需要的社會資源、成本是非常高的,我們應該找到相對合理的成本,把這個問題解決好。經過了這麽多年,我們其實找到了相應的對策來處理這個問題,政府也應該拿出更多的資源去做這個事情。

實際算下來,我們國家的垃圾産生量是低的,美國每年大概是2億多噸,這個差距還是非常明顯的。我們作爲處理垃圾的,要盡最大努力減少廢氣排放,但是要讓一個垃圾處理廠散發面包的香味,這是不可能的。

探尋中國垃圾處理之道

焚燒與填埋都不能舍棄

◎王琪 (中国环境科学院固体废物研究所所长)

早些年,我國沒有“垃圾圍城”現象,物質都是物盡其用,垃圾都送到農村進行消化,也有一套完整的垃圾循環機制,可是隨著化肥的流行,農民不願意利用生活垃圾漚肥了,這個循環機制也就失靈了。拿廚余垃圾來講,20世紀60年代的時候,因爲還沒解決溫飽,所以不存在剩菜剩飯。現在溫飽解決了,反而浪費很嚴重,把幾千年形成的一種品德丟掉了,遺忘了物質循環的理念。

大家都覺得日本的垃圾分類做得好,其實日本在分類完成之後,也要送到處理廠。不能只是說我們百姓的環保意識不強,我們需要建立自己的符合國情的分類方式。我們對日本的垃圾做過調查,發現日本40%的垃圾都是易拉罐等有用物質,這些我國百姓其實都回收了。日本當時強調分類是因爲浪費太嚴重,回收時甚至可以看到八成新的自行車。在填埋、焚燒、資源再生這幾種垃圾處理方式中,成本最高的是資源再生。成本越高,實際耗能就越高,這就産生悖論了。

垃圾管理應該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則或技術路線:第一步,減少垃圾的産生量。第二步,盡量提高垃圾的再生利用率。通過石油加工形成的塑料,廢棄後若要再生成塑料,需要大量的資源和能源消耗,如果你爲了這個消耗更多的能源,我覺得不合適。而焚燒本身就是一個資源再生的過程。不能物質再生的東西,我們要進行能源再生。不能籠統地談焚燒好還是不好,要看是在什麽情況下,是需要焚燒還是不需要焚燒。第三步,焚燒和填埋兩種處理技術都不能抛棄,要根據具體情況來選擇合理的處理方式。

對于垃圾的處理,公衆、政府、技術人員各自負有不同的責任。公衆需要抵制浪費等不良社會風氣,減少垃圾,做好垃圾分類投放和回收,配合專業人士和政府開展工作。

專業人士,包括政策研究和媒體人士,應堅持科學的態度,爲政府提供科學的處理方式,還要爲政府和公衆之間搭建一個溝通的平台,比如,公衆對二惡英的恐懼,就需要專業人士去溝通。

在城市管理當中,垃圾管理是非常重要的。我曾經了解過,日本的一座並不大的城市,其垃圾處理費用竟然占到當地財政支出的1/4。

探尋中國垃圾處理之道

二惡英是老虎不是妖魔


幾年前,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的單位附近有一個收廢品的地方,你如果仔細觀察一下,就會發現他們已經把廢品的類別分得非常詳細了:彩色的瓶子、大瓶子、小瓶子、油瓶全都收購。前幾天,我看電視裏說北京的垃圾分類工作推動了10年,但是效果不太大。

我總覺得,這裏面的邏輯沒有搞清,我們分類的目的是什麽?不能爲了分類而分類。實際上我們有一個非常特殊的體系,即垃圾的有價回收,它把相當一部分垃圾回收、利用了。收回來以後幹什麽?要清洗。洗完了以後做什麽?可以産生一些劣質的油。這些油幹什麽?可以循環利用。所以我們一定要把垃圾分類和目的結合起來,而不是喊一個口號。我們要考慮目前小區垃圾中到底有什麽東西沒分類好。針對這個再建一個分類的目錄或體系,我覺得這個會很有效。

現在還存在一個問題,我們並未把有價回收垃圾納入規範化的體系當中,很多收廢品的人都被“趕”出了城市。對此,政府是不是應該建一個集中的地方?這樣一方面能延續他們對垃圾分類回收的作用,另一方面也可以進行有效管理。比如,有很多人不願回收舊報紙,因爲上面染了油脂或廢水,有時候把處理報紙的機器都弄壞了。所以在垃圾分類這一塊,我們有很多事可做,但我們現在把很多時間都浪費在喊口號上了。

另外,在生活垃圾的焚燒過程中,公衆非常關注的問題之一就是二惡英,我們也可以看到有一些老百姓會反對垃圾焚燒,就是因爲會産生二惡英等致癌物質。

垃圾焚燒會産生二惡英,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,但是近5年來,媒體在這方面的一些報導不是很科學,使很多公衆對垃圾焚燒産生了恐懼心理。

事實上,學界對垃圾焚燒産生二惡英的問題已有30多年的研究經驗了。我在1994年就開始研究二惡英産生危害的機制。在此基礎上,我們可以很成熟地控制二惡英的産生。用一個比喻來說,二惡英就是一個吃人的老虎,但不是妖魔,因爲老虎我們可測可控制,但是妖魔不可測。

關于我國生活垃圾焚燒過程中二惡英排放的情況,有幾個非常具體的數據,從2004到2006年,我們基于一個基礎調查的數據,發現一些小型的垃圾焚燒爐確實會産生很大的危害。

我們計算了一下,我們焚燒100萬噸垃圾向大氣排放5克二惡英。如果達到歐盟標准,焚燒1000萬噸向大氣排放二惡英是5克。從這個角度講,符合標准的垃圾焚燒廠的建設,不僅不會顯著增加二惡英的釋放量,反而由于大型垃圾廠的建設,減少了小型、技術落後、排放不達標的焚燒廠。

雖然二惡英的監測現在還不可以像氮氧化物一樣直接讀數,但通過在焚燒爐設立的長期測量裝置,利用月平均值便能反映出數據是否摻假。此外,二惡英的産生源自不完全燃燒,通過實時檢測一氧化碳也可以了解二惡英的情況。

探尋中國垃圾處理之道

以簡單、幽默方式科普垃圾處理知識

◎邱成利 (科技部政策法规司调研员)

我很希望垃圾分類和處理這個問題能妥善解決。

現在,我也很困惑,有時候我打電話找收廢品的人,他們都不願意上門來收。我在美國也生活了一段時間,我覺得他們的理念非常好。周末的時候,美國家庭的大人、孩子就把家裏一些不用的東西,放在家門口,以很便宜的價格賣掉,其實不是爲了錢,是希望轉給有需要的人。

我在日本北海道看到,他們的垃圾分類真是做得很好,只有極個別的人會不遵守規則亂扔,而且垃圾真的沒異味。讓我印象很深的是,在日本的一些房間裏,有一個分類的格子供人丟垃圾,不同的垃圾丟在不同的格子裏面。所以,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麽做呢?我覺得環境保護部門、科普單位,都要讓大家認識到垃圾問題處理不好所帶來的危害。專家們除了要從專業的角度討論,也要借助媒體做一些事,考慮如何以簡單的、有趣的、幽默的方式,把垃圾處理的知識傳遞給大家。